世界互联网大会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您当前的位置 :世界互联网大会 > 新闻中心 > 大咖访谈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勇闯无人区

发布时间:2020-07-07 09:24:40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中国的智能城市建设应该走自己的路

  问:近年来,许多地方都在搞智慧城市建设,在疫情中也不同程度地发挥作用,请问有什么经验和启示?

  潘云鹤:本次疫情防控,智慧城市们的表现参差不齐,其根源在于智慧城市建设路径的不同。比如有些城市虽然搞了智慧医疗,但没有想到要沿着疫情防控的方向运用。因为智慧医疗更多是从老年病、常见病等医院管理角度设计的。而疫情中面对的不仅仅是医疗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人流与传染等数据的问题。如果不用城市大数据把各种数据都打通使用,还是运用传统数据库的方式管理,智慧城市就不能很好发挥作用。

  传统的智慧城市是2008年按照IBM(国际商业机器公司)最早提出“Smart City(智慧城市)”的思路建设的,实际是想把计算机系统运用到城市的管理过程中。这一路径更多地把智慧城市理解为一种城市管理的信息技术。我们的研究发现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目标及发展途径实际是不同于西方城市的。

  不同于发达国家是在完成工业化、城镇化之后再进行信息化的,中国面临着“三化”同时开展的局面。比如,西方城市领导不管经济,而对于中国城市领导来说,工业化和经济发展是主要任务,不但要把城市的安全管好,而且要把经济搞好。这恰恰契合了智慧城市不能缺失的“市长视野”。试想一下,一个缺少统筹协调、深谋远虑的城市,各部分之间形同“孤岛”,纵然使用信息工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缺乏全局、长远规划,经济怎样增长?城市如何建设?居民谈何幸福?疫情中智慧城市表现的差异启示我们,中国的智慧城市建设应该走自己的路,我认为用“Intelligent City(智能城市)”表达它比“Smart City”更为合适。

  中国的智能城市之路该怎么走?第一以城市大数据为核心,第二采用人工智能的方法。它不仅是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的集成运用,还是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以及农业现代化的四化融合。城市的智能化发展,实质是将新城镇化、新信息化和新工业化的深度融合,使城市集约、绿色、宜人、可持续地发展。中国工程院已于2012年启动了“中国智能城市建设与推进战略研究”这一重大咨询项目,专门研究中国特色智能城市建设的路径。项目分成了12个课题组,有的研究智能交通,有的研究智能家居,有的研究智能产业,还有的研究智能空间布局等。另外还有一个综合组,把12个组的内容综合起来形成我们对智能城市的总体看法及状态评价。通过我们共同努力,把对中国城市发展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的水平,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城市智能化发展道路。

  智能城市建设与大数据战略研究团队在宁波调研

  化危为机,要把握“人-人”的方式被“人-信息-人”取代这个重大变化

  问:当前,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经济社会运行逐步趋于正常,把疫情影响降至最低、化危为机,人工智能产业可以发挥哪些作用?

  潘云鹤:现在大家都在讲,世界不会再回到疫情以前的状态,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具体有什么变化呢?在我看来,过去大量通过“人-人”(人和人接触)的方式来完成的事情,以后很多会被“人-信息-人”(人和人不直接接触)的方式取代。

  这样的变化也是新的机遇。比如,现在很多单位采用远程会议的方式开会。就我个人的使用体验来看,大部分远程会议系统都有待完善。最突出的问题在于网络会议难以进行充分和及时的讨论,线下开会那种“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动很难有效实现。这意味着中间的调度器不够灵活,不能远程、及时、并善解人意地开关、切换话筒和镜头。问题就是动力,企业应该瞄准这个重要的商机,研究更智能的产品,占领各种山头。

  我估计,企业等生产体系会进行一次改造,人类的活动方式也会进行一次改造。这个改造究竟深刻到什么程度,还有待进一步考察。化危为机,关键是要洞察这个重大变化,并落实到商机之中。

  当前有很多声音表示,疫情以后全球化会走回头路。据我看,全球化应该不会走回头路,但会换一种方式发展——由过去线下的全球化走向线上和线下共存的全球化。比如,现在有很多阿拉伯人、非洲人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工作,而今后他们可以在自己国家中,通过线上工作,同样把义乌的小商品输送到世界各地去。

  潘云鹤在2018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做主旨演讲

  人类发明了数据,也把握着数据

  问:近年来,有些人对人工智能及其背后的数据主义提出忧思,比如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指出,数据主义可能彻底改变生命的本质,而又没有人能“踩个刹车”。您觉得应该如何看待?

  潘云鹤:赫拉利的《未来简史》很激动人心,影响也非常大。我认为赫拉利提出的一些观点是正确的,比如数据很重要,数据的联系很重要,数据会变成很重要的资源和力量等。

  但由此走向数据主义则是片面的,主要依据有三:第一,赫拉利认为世界会变成一个数据处理系统,我认为世界会变成三元系统:物理空间(Physical space)、人类社会空间(Human society space)、信息空间(Cyberspace)。三元空间同时存在,不会出现数据信息系统淹没另外两元系统的情况。第二,赫拉利认为世界以数据为中心,我认为数据的确重要,但世界仍是以人类社会为中心。发明数据、运用数据、把握数据的依然是人类。第三,赫拉利提出数据自由的概念,这显然是不对的。数据有对有错、有真有伪,我们需要用工具进行鉴别,然后再使用。

  赫拉利数据主义的主要问题是把信息数据的重要性夸大了。以前的世界是二元空间,一元是人类社会,一元是物理世界;而如今世界正在形成一个新的空间——信息空间。信息空间之所以独立于人类,由于物联网、移动通信等,信息可以绕过人类,直接反映物理空间。我们的世界正从原来的P-H两元空间变成C-P-H三元空间——人工智能走向2.0的本质原因也在于此。对人工智能2.0,我们的判断应该是人机融合的增强智能。

  2008年潘云鹤在第三届世界工程师大会上作大会主旨报告

  设计,作为一个集成创新的过程,是典型的人类智能活动

  问:您研究生期间便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将智能计算机辅助设计(CAD)作为主要方向,契机是什么?

  潘云鹤:1977年,美国一位留学生在宿舍里做了很多卡片,每个卡片上写一个事物,比如钉子、橘子等。他将这些卡片进行任意的组合,希望用这个办法形成一个新创意。一次他拿出三个卡片,一个写着发音的设备,一个写着词典,一个写着显示屏,他由此构思出了电子词典的雏形。这个人叫孙正义,后来成为日本软银公司的总裁。这种卡片组合的方法形象地表明了设计是一个集成创新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形式化,并用人工智能和CAD的方法进行模拟,通常称之为智能CAD,也就是我研究生阶段的研究方向。

  智能CAD设计实际是把三个学科合在一起:计算机学科、人工智能学科和工业设计学科。这个学科核心研究三个问题:第一,如何运用计算机技术?第二,计算机可以辅助哪些设计活动?第三,设计是怎么一回事?设计是典型的人类智能活动,它不但需要形象思维,还需要逻辑思维。

  研究生阶段为什么选这个方向呢?原因很简单,计算机、人工智能、设计这三个领域之前我都有涉猎。我初中毕业后考进杭州艺专美术系,学习丝绸设计,后来又做过建筑设计。只有经过设计的专业实践,才能用人工智能去模拟设计过程所需要的知识,并且把这些知识形式化。我在研究生阶段不但学习了人工智能,还自学了计算机图形学。把这些知识优势聚集在一起,才能在CAD的研究上游刃有余。

  《潘云鹤与设计思维——记我国智能CAD技术和计算机美术的开拓者之一》,刊载于《科技日报》

标签:人工智能 编辑:潘洁

声明:

凡注明“来源: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本网。稿件注明来源非本网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

联系我们
  • 电话:86-0571-85311391(参会咨询)

  • 86-0571-85310959(参会咨询)

  • 86-0571-85800770(参展咨询)

  • 传真:86-0571-85195207

  • QQ:2092919312

  • 邮箱:service@wicwuzhen.cn

关注我们